一张老照片|莘莘学子意 浓浓师生情

发表日期:2017-09-05来源:责任编辑:吴成刚


范内旭(第二排左四)与学生们的合影。 图片由范内旭提供

    “这周日是我国第33个教师节,也是我退休后的第四个教师节。作为一名从事教育事业近半个世纪的人民教师,每到这个节日,我就会拿出和孩子们的合影,看看孩子们可爱的笑脸,回想和他们一起度过的时光和站在讲台上的那些日子。”
    47年前,我走上三尺讲台
    我叫范内旭,是建安区五女店镇茶庵李村人,今年64岁。1970年的一天,村里的贫下中农管理委员会的负责人找到当时正在上高中的我,问我是否愿意回到村里做老师。为了减轻父母的负担,权衡再三,我作出了退学回家的决定,正式成为一名民办教师。当时,小学里设有中学部,且初中实行的是两年制,我被安排为初中二年级的语文老师。初次走上讲台,面对班里一些比自己年龄还大的学生,我有些忐忑。好在学生们非常听话,我的第一堂课顺利地结束了。从此以后,我对教书越来越得心应手。
    现在,我仍然记得学校里开设的课程有语文、数学、农业、音乐、美术等。除了语文、数学外,其余课程都没有教材。当时,我每月的工资是9元钱,而猪肉的价格为1.34元/公斤。刚上班的那年冬至,母亲要赶集买肉,我把3元钱塞到她手里。她提着买回来的肉,逢人便说是我给她的钱买的肉。她脸上那种自豪的表情,我至今难忘。让我最高兴的是,孩子们在路上遇见我就喊“范老师”。
    1984年,学校的初中部被合并到了乡里。因为妻子身体较差,我拒绝了学校的邀请,留在了小学,担任毕业班的语文老师。1994年,我从民办教师转为公办教师。后来,我先后在镇里多所小学执教,并于2008年到五女店镇二中担任体育老师。
    最难忘的是真挚的情感
    从教几十年,我最难忘的是与孩子们之间真挚的情感。
    1985年的9月10日是我国的第一个教师节。那一天,我收到了人生中的第一份教师节礼物——一束野花。那天上午,我正在办公室伏案备课,几名女生敲门进来,将一束鲜花递到我手里,祝贺我教师节快乐。我接过来,小心地将花放到一个玻璃瓶内,并将它摆放在办公桌上。看得出来,那是一束孩子们从田地里采来的野花,未经修剪,略显杂乱,但每支花开得正艳,上面还带着露珠,仿佛孩子们朴实而美丽的笑容。连续几天,我都因为这束鲜花而感到分外愉悦。记忆中的那缕花香,我至今难忘。
    岁月流转,许多学生与我断了联系,但仍有一些学生和我联系着,陈亚娟就是其中一位,而她只比我小3岁。
    有一年,她和父母去天津出差,回来后,给我的孩子买了一套天蓝色的灯芯绒衣服,表达她对我的谢意。这套衣服,我的两个孩子穿了好多年。后来,陈亚娟因父母工作调动到洛阳上学,我们逐渐断了联系。2010年,她辗转打听到我的联系方式,和我取得联系,并坐车来到许昌看望我和其他老师。几十年过去了,她从风华正茂的学生变成了脸上写满沧桑的老人。不变的是她和我们几个老师之间的真挚情感。我们重回校园原址,久别重逢的喜悦充斥在我们每个人的心中。
    师生应相互学习,共同进步
    现在,社会上流传着各种各样关于师生关系的说法,我认为师生之间最好的关系是相互学习,共同进步。
    十几年前,我带的班里一个学生因为家庭原因养成了小偷小摸的习惯。我耐心规劝,经常和她谈心,尝试了各种办法。最终,她改掉了这个恶习。从她身上,我学到了如何与学生更好地沟通,帮助他们健康成长。有的学生不知道如何写作文,我就手把手地进行辅导。看到他们的作文在各种刊物上陆续发表,我与他们一样高兴。
    为了提高教学水平,我多次到进修学校学习,并于2001年参加了全国素质教育论文交流会。此后,我将教学心得写成论文,并将其发表。这也算是对我教学生涯的总结。
    桃李不言,下自成蹊。回顾几十年的教学生涯,我认为,身为老师,要始终怀抱对教育事业和学生的热爱,用心对待每一个学生,用自己的言行影响学生。学生也应做到尊敬老师、虚心学习。相互学习、共同进步是对师生关系最好的诠释。(许昌晨报 范内旭/口述 记者 张辉/整理 )

本站专题
文明播报 更多>>
优秀博文展示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