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操:杀人是不得已的痛 写诗是与梦想重逢

发表日期:2017-06-14来源:许昌文明网责任编辑:李丹

    曹操的身份很多,比如军事天才、政治家、阴谋家、思想家、文学家、疑心病晚期、睡眠功能严重紊乱患者。
    但说到底,有两个角色最真实。一方面,他是个杀人机器,另一方面,夜深人静的时候别人一般爬起来上厕所,他却经常偷偷爬起来搞创作,是个勤奋的诗人。
    曹操跟一生写了几万首诗的乾隆皇帝相比,有一个明显的区别:一个是自己写的,一个是别人帮他写的。
    杀人机器高速运转的时候,无数人失去性命;写诗最有灵感的时候,读者看了都会掉眼泪。
    千古一白脸。从史料和各种戏剧看,曹操的个人形象并不好,戏剧中他永远是个白脸,而白脸代表奸诈。
    总之,曹操是这样一种人——即使他突然出现在你面前,根据你的阅读体验和人生经验,你都不敢跟他做朋友。
    而翻开史书,一股冰冷的杀气穿越将近2000年的尘烟,仍然令人恐惧和胆战。
    这种恐惧,和他同时代的很多人都感受过。这种胆战,在写史者的心中挥之不去。窃以为,曹操被描述成那么恶心残忍的一个人物,跟文人们的认知系统有关系。隔行如隔山,白天不懂夜的黑,一个搞文学的,又怎能领悟一个军人的精神世界?在有些人看来,他是一个高明的骗子。
    有一次行军打仗,由于好久找不到水喝,战士们都快撑不住了,眼冒金星,开始有逃兵出现。曹操见状,临时任命自己为政委,给大家做思想政治工作。他说,前面不远的地方有好多梅子树,又酸又甜。好多战士听了曹丞相的话,情不自禁地流出了口水,满血复活。实际上,前方并没有梅子树。这就是历史上有名的“望梅止渴”的故事。
    曹操还有一个致命的毛病,他喜欢在睡梦中杀人,不知道这是不是真的,反正效果很明显,在他睡觉的时候,一般没有人敢在他的卧室附近晃悠。

    那些跟曹操有关的电影中,不管他是主角,还是配角,他都是一个强横无比的人。甚至在赤壁之战,他的战舰被烧后,电影院几乎要爆发雷鸣般的掌声。有点儿像抗日战争打鬼子。
    首先,我们要关注一下曹操的家世。东汉时期,太监(宦官)显贵,对有志于仕途的人来说,跟当权的太监攀上关系,是一种特殊的向上爬的方式。

    由于生理条件的巨大限制,太监想生也生不了小孩,有时候看中爱不释手的优秀年轻人,便收为养子,这在古代很流行,大家也理解。
    曹操的父亲曹嵩就是太监曹腾的养子。曹腾侍奉过4个皇帝,汉桓帝时被封为费亭侯,有史料说曹嵩本姓夏侯,但这个说法历来争议不断。
    官场就像一个脚手架,上面有手伸下来,下面有手伸上去,就此完成对接和繁衍。曹嵩就是这样,他继承了曹腾的侯爵,在汉灵帝时已官至太尉。
    所以曹操算是一个富二代,但他又不是一个整天醉生梦死的富二代。大多数的富二代,只有两样不会,这也不会,那也不会。
    据说,年轻时期的曹操,就特别机智警敏,善于随机权衡应变。他的另外一些特点跟其他富二代是一致的:任性、放荡、不羁,不修品行,整天不搞学习,也不参加各种兴趣特长班。
    认识曹操的人都觉得他平庸,认为他将度过平淡的一生,连曹嵩都没料到他的儿子后来会成为一代枭雄。
    当时只有少数几个人看出了曹操的不凡,梁国的乔玄就对曹操说,“天下将乱,非命世之才不能济也,能安之者,其在君乎?”语气中还有些将信将疑。相比之下,何遇就笃定得多,他像个预言家一样说,“汉室将亡,安天下者,必此人也!”
    梅花香自苦寒来,宝剑锋从磨砺出。在其他富二代练舞的时候,曹操在练武。他拜了很多师父,练得很辛苦。为了试验自己的武术水平,他潜入中常侍张让家行刺,被发现后,很多护院的人围攻他,他居然能够挥舞着沉重的大戟,越墙逃出。
    曹操的好斗,从小就显露无遗。壮年的武松打过老虎,其实幼年的曹操也打过鳄鱼。

    10岁那年,有一次曹操在龙潭中游泳,突然遇到一条凶猛的鳄鱼(史料中这么说的,曹操的家乡在安徽,既然游泳的时候都能遇到,有理由相信那地方跟泰国一样,以前也盛产鳄鱼)。鳄鱼张牙舞爪地向曹操攻击,但曹操一点儿也不害怕,反而跟那条鳄鱼缠斗在一起。鳄鱼从来没见过这么勇敢的人,见势不妙就逃跑了。
    曹操打过怪兽,当然不再怕其他的动物。有一次,他和几个大人在郊外野炊,一只蛇出现了,大人们作鸟兽散,只有曹操大笑。他说:“一条小虫,有何惧也!”
    他喜爱阅读,尤其钟情兵法,他将自己喜欢的诸家兵法韬略挑出来,屡次抄写,且在家中做沙盘,对一些著名的战争进行复盘和推演。
    作为一个衣食无忧的人,经常做这些事,没有人逼他,纯粹是业余爱好。这种业余爱好不久就变成了他的专业。
    跟曹操这个名字有关的故事,无一例外跟战争有关。似乎他的一辈子,不是在打仗,就是在去打仗的路上。他是一个绝对的战神。是战争史中最亮的那颗星。
    熹平三年(174年),年仅20岁的曹操被举为孝廉,不久被任命为洛阳北部尉。这是他第一次有武官的身份。当时,这个身份相当于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委员会下面的一个角色,任务是维稳。
    曹操一上任,就申明禁令、严肃法纪,造五色大棒十余根,悬于衙门左右,“有犯禁者,皆棒杀之”。在水很深的皇城,很多人不信,但很快就信了。
    有一次,皇帝宠幸的宦官蹇硕的叔父蹇图违禁夜行,曹操毫不留情,将蹇图处死。
    中平元年(184年),黄巾军开始起义,曹操被拜为马都尉,进攻颍川的黄巾军,结果斩敌首数万级。从此,他的军事才能爆发,就像东流的长江水,挡都挡不住。
    曹操开始了漫长的征战生涯,陈留起兵、逐鹿中原、官渡之战、远征乌桓、赤壁之战、平定凉州。他摆过一个著名的甫司:赤壁之战前夕的某个晚上,夜凉如水,明月皎洁。曹操在船上设酒,欢宴诸将。
    酒酣,曹操回忆起自己年少的理想,环顾现实和周遭的一切,不禁泪流满面。他取槊立于船头,开始唱歌。
    后来,苏东坡一脸崇拜地在他的《前赤壁赋》里描述道,“酾酒临江,横槊赋诗,固一世之雄也。”
    夫英雄者,胸怀大志,腹有良谋,有包藏宇宙之机,吞吐天地之志者也——这些文字不是诗,但反映了曹操诗一般的胸怀。胸怀这东西,自从有人类以来,就是最珍贵的稀缺品。
    对酒当歌,人生几何?譬如朝露,去日苦多——豪气,外加一点儿恋世。
    慨当以慷,忧思难忘。何以解忧,唯有杜康——这不是广告词,是曹操在酒中寻找人生价值的写照。(今日魏都)

本站专题
文明播报 更多>>
优秀博文展示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