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琴艺术:另一张许昌历史文化名片

发表日期:2017-03-03来源:许昌文明网责任编辑:高云飞

    许昌历史悠久,人文遗产极为丰厚。三国文化、钧瓷文化、蜡梅文化等,已成为当代人所熟知的展现许昌厚重传统文化的瑰丽名片。许昌尚有众多还未被关注、挖掘的优秀历史文化遗产,古琴艺术就是其中的佼佼者。
    有着3000多年历史的中国古琴,是中国古代地位最崇高的乐器,古琴被誉为哲学性的艺术,和中华民族的思想文化史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由于其蕴含的民族文化特质及技艺的独特性,代表中国优秀文化遗产而被列入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之中,成为中华古老文明发展的一个象征与符号。
    古琴艺术与许昌历史有着深厚的渊源和千丝万缕的联系。在流传至今的古琴曲目中,有不少都是生于许昌、借于许昌,与许昌有直接或间接关系的古琴曲有50多首,特别是和许昌著名的许由文化、三国文化等密切关联,如最早的古琴曲《遁世操》,就为尧帝时隐居在许昌的名士许由所作。许由,是许昌的开拓者和奠基者,人们把许由开拓的土地称为许田,后演变为许地、许国、许县、许都乃至现在的许昌。现在,尚有许由寨、许由挂瓢处、许由冢等遗址存在。因许由贤明,尧见其德,欲让位于他。许由河边洗耳,坚持不受,遁世避之,啸歌吟之,故产生了著名的古琴曲《遁世操》,以明其情操。
    古琴艺术与许昌的三国文化更有着紧密的关联。古琴发展历史中,魏晋时期达到了一个高峰。许多操琴者如蔡邕、蔡文姬、嵇康、阮籍等,留下了许多可歌可泣的事迹,创作了大量流传至今的古琴曲目。而这些事迹或曲目的产生,与许昌这片土地有着直接或间接的关系。曹操父子曾在许都雄踞25年,完成了统一北方的大业,也为许昌的历史、古琴的历史留下了辉煌的一笔。如曹操曾用重金赎回著名文学家蔡文姬。蔡文姬归汉途中,节节哀声,抚琴泄情,仿胡笳之音,创作了著名的古琴曲《胡笳十八拍》,为后人留下了宝贵的音乐文化遗产。文姬归汉的故事也源远流长,流传至今,展现了曹操爱惜人才的胆量与情怀。曹操与蔡文姬之父蔡邕相交甚好,而作为汉魏时期的著名古琴演奏家,蔡邕也为后世留下了许多脍炙人口的古琴曲目,如《蔡氏五弄》《秋月照茅亭》《山中思友人》等,并著有《琴操》等古琴著作。迄今,在禹州市第一峰逍遥岭,尚有蔡邕墓遗址,并存有蔡邕隶书的汉隶体字石碑一通。
    被誉为古代十大古琴名曲的《广陵散》,其渊源仍与许昌有关。《广陵散》又名《断头曲》,是魏晋时期“竹林七贤”之一的嵇康在临刑前演奏的一首名曲。其旋律激昂、慷慨,充分表现了演奏家的反抗精神和战斗意志。嵇康留下“广陵绝响”的故事被后世传为佳话。而《广陵散》琴曲的别名又称《聂政刺韩王》,表现是战国时铸剑工匠之子聂政刺杀韩王,为父报仇的悲壮故事。当时,古阳翟(现许昌禹州)即为韩国故都。而据考证,聂政刺韩王的故事就发生在许地。至今,在禹州市区还遗存有纪念其事迹的聂政台。
    曹操与“建安七子”之一阮瑀的琴缘也成为中国古琴史上的一段佳话。阮瑀善诗文通音律,师从蔡邕,亦是当时著名的古琴演奏家。曹操爱才,曾以火烧山林之策逼阮瑀出山做官。阮瑀复出后曾多次辞官不做。曹操为杀其傲气,将阮瑀安排在乐队中和众乐手一起演奏。谁料,阮瑀精通音律,即兴抚弦而歌,“奕奕天门开,大魏应期运”,既歌颂了曹操的丰功伟业,又表达了自己愿为曹操效力成就一番事业的理想。曹操大喜,从此倚重阮瑀,凡军中檄文大都出自阮瑀之手。以琴结缘、以琴识人,曹操与阮瑀的相交成为三国时期曹操爱才、用才的一个典范事例而载入史册。此外,在古琴发展历史过程中,许昌籍人士亦作出了不菲的贡献。如秦末汉初的著名谋士张良,就曾经创作了以楚汉垓下之战为背景的琴曲《楚歌》。此曲完成后,后世各代都有操琴者填词演奏演唱,足见其流行之广、影响之大。
    由于古琴演奏有一定的难度,加之早期古琴采用文字谱,其文极繁,且使用不便等因素,古琴演奏者在当今社会中已为数不多。以许昌为例,也仅有数百人能够进行一般的演奏,技艺精湛者寥寥无几。但是作为一种文化现象,古琴与许昌深厚的渊源以及特殊的关联,在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保护优秀传统文化遗产的大背景下,我们应该重新认识古琴艺术的影响和魅力,挖掘其在许昌历史中的作用和意义,使古老的古琴艺术能够成为当代许昌一张闪亮的文化名片,同其他优秀文化遗产共同发扬光大,建构出许昌优秀文化遗产的宏大长廊,为当代人更好地弘扬光辉灿烂的许昌历史文化作出应有的贡献。(许昌日报 赵艳春)

本站专题
文明播报 更多>>
优秀博文展示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