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藏钧瓷的品种与价格

发表日期:2015-08-28来源:

 明初 钧窑天青釉仰钟式花盆 3952.75万港币 2008年香港苏富比春拍

  明初 钧窑天青釉仰钟式花盆 3952.75万港币 2008年香港苏富比春拍

宋-元 钧窑玫瑰紫蓝釉水仙盆 145万港币1995年香港佳士得春拍

  宋-元 钧窑玫瑰紫蓝釉水仙盆 145万港币1995年香港佳士得春拍

宋 钧窑月白釉出戟尊 136.5万港币 2000年香港佳士得秋拍

  宋 钧窑月白釉出戟尊 136.5万港币 2000年香港佳士得秋拍

  

  “官钧”年代之争并未影响收藏行情

  以鼓钉洗、花盆、出戟尊等为代表的“官钧”陈设瓷,究竟是宋代还是金元,或者是元末明初、明早期烧造,引发了研究人士的广泛讨论。

  上海博物馆利用“前剂量饱和指数法测定瓷器热释光年代技术”测试的结果表明,这类瓷器烧制年代距今约660年至630年,也就是大致在1340年至1370年左右,其时在元末明初。热释光测定年代误差一般为5%,也就是说这批标本烧制的下限最晚可能到15世纪初。

  陈设类“官钧”瓷器烧制年代为“元末明初”或“明早期”之说,逐渐被拍卖界人士接受。2008年4月香港苏富比上拍乐山堂收藏钧窑天青釉仰钟式花盆,被定为15世纪初即明代产品。这件高22、口径28.2厘米的陈设类“官钧”瓷器精品底刻“二”字款,意味着其尺寸仅次于“一”字款器物,最终拍得3952.75万港币。花盆原为戴福保收藏,1985年由香港苏富比春拍以121万港币释出。

  今年3月8日,苏富比中国瓷器及工艺部国际主管仇国仕接受本刊专访时指出,“学者对陈设类钧窑瓷器标本的年代界定,的确影响了苏富比对这类瓷器的断代。以前被认为是宋代的钧瓷,现在多数定为明早期。但是,年代的界定并未影响到这类瓷器的价格,行情没有因此而波动。原因是宋代钧瓷精品数量稀少,品质较高、传承有绪者珍罕。明早期是中国瓷器生产的黄金时代,不乏艺术精品,艺术性和价格都不会低于宋代制品。”

  3月10日,据江西省博物馆彭明瀚先生介绍,江西境内曾经发现一座南宋淳熙二年的文人纪年墓,出土砚台、小型瓷香炉,以及一件钧窑小碗。很显然这件小碗也是墓主的生前玩赏物,并非日用器。

  钧窑是宋代至明早期北方重要窑系,延续时间长,必定会受到各时代其他窑系,特别河南境内窑系的影响,不可能在宋代只烧造盘、碗类的圆器,而无陈设器。学者将以花瓶、花盆、盆托为代表的形体较大的钧瓷归为陈设器、花器,认为多数被用于陈设玩赏、种植菖蒲等奇花异草。事实是否如此,尚有等更多的考古发掘资料证明。

  钧瓷欧美市场存量大

  据文献记载,最晚到明代嘉靖万历时期,钧瓷已经流行于文人阶层。张应文《清秘藏》记载:“均州窑,红若胭脂为最,青若葱翠色,紫若墨色者次之,纯而底有一、二数目字号者佳,其杂色者无足取。”文震亨《长物志》也推“均州窑,色如胭脂为上,青若葱翠,紫若墨色者次之,杂色者不贵。”显然,这一时期的文人更推重钧红釉瓷器。

  清宫广收传世钧瓷名品,但乾隆帝难辨钧瓷、汝瓷、柴窑瓷器(早期确实有钧汝不分之说),指现藏台北故宫博物院的钧窑天蓝长方枕为紫窑瓷器,1764年在枕底刻《咏紫窑枕》御制诗;指现藏台北故宫博物院钧天青釉紫斑釉如意枕为汝窑瓷,1776年在枕底刻《咏汝窑瓷枕》御制诗。两件瓷枕原收藏于清宫重华宫,台北故宫专家将两件瓷枕的时代定为金元产品(台北故宫博物院《得佳趣——乾隆皇帝的陶瓷品味》,2012年版,第140-143页)。至少到乾隆时期,人们对钧瓷的认知、断代都非常模糊。

  清末,黄濬、李吉奎《花随人圣庵摭忆》“钧窑”条记,“至于近代所宝贵之花盆连渣斗、鼓钉洗等,青紫相间,芝麻酱底,并缀号码者,皆为粗物,故瓷质亦特厚。光绪初叶,乐亭刘氏极豪奢,饲猫犬饭盆,悉用钧窑,取其质厚不易损,海王村商人有以贱值得之者,彼时内府钧窑花盆内,亦不过种三文一棵之六月菊,绝无宝贵意。曾不二十年,以欧人最重此瓷,腾涨至万金以上,识者云更二十年,钧窑恐将绝迹国中矣。”(黄濬、李吉奎《花随人圣庵摭忆》三一条,中华书局,2008年版)可见上世纪二三十年代,多数国人不识钧瓷的精、粗,大量价格低廉的钧瓷流落欧美市场。伦敦大维德基金会、美国弗利尔美术馆、哈佛赛克勒美术馆所藏钧瓷,大部分构建于20世纪早期。上世纪90年代中国大陆的收藏市场兴盛后,人们才发现这类老窑瓷大部分在欧美市场流通,国内少见。

  钧瓷陈设器价格高昂

  拍场上成交的高价钧瓷有两类:一类是以花盆、盆托、鼓钉洗、出戟尊等为代表的所谓陈设瓷,也有学者称这类瓷器多是用于养花的花器;另一类是以传统碗、盘为代表的日用圆器,炉、坛、缸、罐等较少见,有学者称这类为民窑日用器,似乎有失偏颇。

  上世纪90年代前,高价钧瓷多在纽约、伦敦市场成交,2000年以后香港市场的钧瓷精品增多。陈设类钧瓷价格整体高于碗、盘类瓷器,但数量远少于后者。成交量最多的首推各式鼓钉式三足洗,也称水仙盆,成交价超百万元者超过20件。处在价格较高一层的多是花盆、盆托、出戟尊、花口尊等,数量稀少,有的仅见一两件。

  鉴于钧窑瓷器的断代争议较大,这里提到的钧瓷均依据原始资料。

  底刻数目字的鼓钉洗成交价格较高,多见底刻一、三、四、五数目字者,刻二、六、八、九、十者不多,底刻七的少见。1975年11月17日,伦敦苏富比上拍的宋代钧窑玫瑰紫釉三足鼓钉水仙盆,拍至4.18万英镑,口径21厘米,底刻“五”字款。1988年11月香港苏富比66万港币拍出的宋代钧窑玫瑰紫釉鼓钉水仙盆,口径19.8厘米,底刻“四字”,2006年香港佳士得秋拍拍得348万港币。底刻“一”字款的钧瓷是同类器中尺寸最大者,刻“十”者则是尺寸较小者。1995年香港佳士得春拍,底款“一”字款、口径25.3厘米的宋-元钧窑玫瑰紫蓝釉水仙盆拍至145万港币,随后2002年涨至263万港币。刻“一”字款的北宋钧窑葡萄紫釉鼓钉水仙盆,口径24厘米,2000年香港佳士得秋拍时拍至356.5万港币。

  值得注意的是,2008年纽约苏富比春拍曾有两件宋代钧窑鼓钉水仙盆年代改为明代早期的案例,两件皆底刻“四”字,出自德馨书屋收藏,口径19.7厘米的外紫红釉内天蓝釉鼓钉水仙盆86.98万美元,口径20厘米的天蓝釉鼓钉水仙盆82.5万美元。

  2011年纽约苏富比春拍,直径21厘米的明早期钧窑茄紫釉鼓钉水仙盆拍至221.05万美元的高价,这一价格也是目前钧窑鼓钉洗最高成交纪录。去年香港佳士得秋拍,元至明初钧窑玫瑰紫釉鼓钉三足洗拍至964万港币,这类钧窑典型器的市场行情一直较坚挺。

  传世钧窑花盆的式样较多,常见海棠式、葵花式、菱花式、渣斗式、仰钟式,长方式、正方式、六方式等,仰钟式、渣斗式少见。钧瓷中各式花盆的成交数量、价格占比较大。

  1975年11月17日伦敦苏富比拍卖中,高16厘米的宋代钧窑天青釉渣斗式花盆,已拍至3.96万英镑。仇国仕对这件底刻“八”字款的渣斗式天青釉花盆印象深刻,誉称钧瓷陈设器的精品之作,类似花盆私人收藏罕见。渣斗式花盆仅成交过两件,另件2011年北京翰海秋拍时拍至345万元,高19厘米,定名为明早期钧窑玫瑰紫釉尊。两岸故宫收藏有玫瑰紫釉(“六”字款)、月白釉(“一”字款)、灰紫釉(“二”字款)、天蓝海棠红釉渣斗式花盆。类似造型的瓷渣斗,北京故宫藏有高15.1厘米的明宣德青花海水龙纹渣斗,略显秀气。与钧窑渣斗式花盆器形更接近者,应该是北京故宫所藏的元代杨茂造剔红花卉纹尊。

  葵花式花盆、盆托的数量和价格在钧窑陈设器中亦较为可观,价格上涨幅度较大。1985年香港苏富比春拍,宽19厘米、有伤的宋代钧窑玫瑰紫釉葵花式花盆拍至44万港币。2002年5月香港苏富比398万港币拍出一套宋至元钧窑天蓝釉葵花式花盆连盆托,“九”字款,2008年秋涨至722万港币,2012年香港佳士得春拍涨至1634万港币。2008年以后,品相完好、底刻有数目字款的花盆价格上涨较快,目前已经成为钧窑瓷器中价格最高的一类产品,精品价格动辄在500万元以上,千万元的精品年年出现。2011年伦敦苏富比秋拍,“十”字款的明早期钧窑玫瑰紫蓝釉花六方盆拍至73.565万英镑。次年北京保利春拍,明初钧窑天蓝釉葵花式花盆配白玉座拍至1138.5万元。去年香港苏富比春拍,15世纪初钧窑天蓝玫瑰紫釉棱口花盆拍至1684万港币。菱口形、六方形、长方形钧窑花盆较少见。

  菱花式、葵花式、六方式盆托价格均低于鼓钉洗、葵花式花盆,实际上今人所称有鼓钉洗,也用作盆托。1996年香港苏富比春拍,口径19.7厘米、底刻“九”字款的北宋钧窑玫瑰紫釉三足菱口水仙盆拍至178万港币。次年中国嘉德秋拍,径宽25.5厘米、底刻“一”字款的北宋钧窑玫瑰紫釉菱口水仙盆拍至231万元。2000年以后价格大涨, 2010年纽约佳士得秋拍,口径24.1厘米的元-明早期钧窑玫瑰紫蓝釉六方水仙盆成交价已达78.25万美元。

  其他器形的钧窑陈设瓷拍场不多见,花口尊、出戟尊成交数件。2000年香港佳士得秋拍,高24.5厘米、底刻“六”字款的宋代钧窑月白釉出戟尊拍至136.5万港币,此类出戟尊仅成交过这一件。器型仿自青铜器的钧窑出戟尊,无论公私收藏,还是考古出土物中都比较少见。花口尊是宋代流行的瓷器造型,钧窑产品也不多见。成交品中仅见两件:2003年伦敦苏富比秋拍45.36万英镑拍出的一件定名为北宋钧窑花口觚形瓶,高29.5厘米,原为沐文堂旧藏;2012年纽约苏富比秋拍60.25万美元拍出者定名北宋钧窑花口尊,高30.2厘米。2006年纽约苏富比秋拍,40.8万美元拍出一件高63厘米的金代钧窑花口尊,器形、胎质、釉色均远不及前述两件。

  历年宋代瓷器成交价格排名前十中,钧窑陈设瓷占了三席,即上述天青釉仰钟式花盆、茄紫釉鼓钉水仙盆、天蓝釉葵口花盆及盆托。可见尽管钧窑陈设瓷的烧制年代备受争议,但并未影响其价格。

  钧窑圆器行情不容忽视

  有学者、专家将钧窑盘、碗一类的圆器排除在陈设器之外,如果按瓷器传统的立件、圆器的分类方法固然无可争议,若从收藏玩赏角度看,这一观点有待商榷。

  从市场接受程度看,钧窑盘、碗的行情不一定低于陈设器。更复杂的是,所谓陈设器为官钧制品,而传世钧窑盘、碗,明显有官钧、民钧两类,如果说官窑立件属陈设器,而排除官钧盘、碗为陈设器,还需要更详细的研究考证。难道官钧盘、碗仅仅是日常生活用瓷吗?

  市场有市场的规则,没机缘买立件,玩赏盘子、碗也不错。可不要认为盘子、碗便宜,价格一二百万元的比比皆是。2004年伦敦苏富比春拍时,直径19厘米的天青釉紫斑盘已拍至25.2万英镑,2011年3月此盘在纽约再拍至48.25万美元。2007年在北京诚轩春拍,口径19厘米的北宋至金代钧窑玫瑰紫釉折沿盘估40万至50万元,拍至121万元,此盘施玫瑰紫釉,釉色艳若朝霞,蚯蚓走泥纹生动自然。2012年伦敦苏富比春拍,直径18厘米的宋至元钧窑天蓝釉玫瑰紫斑盘拍至50.525万英镑。年代略早、直径11.5厘米的宋代钧窑粉青釉菱花口盘,2012年在香港邦瀚斯拍至290万港币。

  高价钧窑碗的成交数量远远超过盘子,要想找到收藏传承清晰的高品级钧窑碗,只能等待名家收藏换手。早在1987年香港苏富比春拍,直径9.2厘米的金代钧窑天蓝釉玫瑰紫斑小碗已拍至115.5万港币。2000年以后路份好的钧窑碗基本都在百万元以上,2006年伦敦苏富比春拍,直径9厘米的北宋钧窑紫斑釉小碗拍至36.64万英镑。2011年香港佳士得春拍,直径8.6厘米的宋至金时期钧窑青釉紫斑小碗,成交价662万港币。

  民钧瓷器相对陈设器数量较多,价格低一些。拍场常见盘、碗之外,尚有鸡心罐、双系罐、盖罐、长颈瓶、葫芦瓶、三香炉等,胎粗釉差品较多,精品价格在百万元以上。2000年香港佳士得秋拍,经著名收藏家张宗宪之手的8.5厘米高宋代天蓝釉紫红斑鸡心罐,拍至169.5万港币,类似鸡心罐市场上并不多见。2010年以后,香港、北京市场上民钧陈设器数量渐多,有行家认为主要受到香港市场高古瓷器行情走高影响所致。2012年北京保利春拍,曾经徐展堂在望山庄收藏过的元代钧窑天青釉紫斑龙纹团花大炉拍至82.8万元,大炉高37.5厘米,平口双立耳、直颈圆腹,下承三足,炉口外沿贴塑梅花,炉颈贴塑团菊,另侧颈腹间腹贴塑行龙,通体施肥厚的月白釉,局部现玫瑰紫斑。

  近20年来成交的宋代至明代钧窑瓷器,整体数量远超官、哥、汝窑制品,与定窑器旗鼓相当。价格超过50万元以上者也就百余件,其中价超百万元者不足50件,价超500万元者不足20件,价超千万元者十余件而已。断代方面,标注为北宋的钧窑瓷不足20件;南宋者仅2005年北京华辰秋拍的南宋钧窑月白釉折沿花口洗一件,拍至132万元;标注为宋代的十余件,宋-元或宋-元时期的数件;金代或金-元时期的5件,元代4件;元代或元-明初/明早期的十余件;被明确标注为明代、明初的钧窑瓷器数量最多,仅成交价300万元以上的精品就多达15件,历年成交的高价品多出自之一期间。

  雍乾仿钧瓷行情独树一帜

  明清仿钧窑瓷器,真正流行是在清代雍正、乾隆两朝,仿的其是多是钧瓷的釉色,器型、工艺等整体风格具有雍乾官窑瓷器的风格,以炉钧、窑变釉具代表性。中国市场近年来有6件雍、乾仿钧瓷瓷成交价超过千万元。炉钧釉瓷器高价品数量最多,历年约40余件雍、乾两朝的炉钧釉瓷拍卖成交价超百万元,16件价超300万元,5件价超千万元。

  雍正炉钧釉高价品见有如意耳尊、双耳炉、蒜头瓶、孔雀毛釉双耳三足炉、梅瓶、玉壶春瓶、八方扁瓶等,尊、瓶、炉较受欢迎,精品多在300万元以上。2011年中国嘉德秋拍,清雍正炉钧釉如意耳尊拍至1495万元,此尊1999年、2006年两度由香港苏富比拍出,后一次拍得572万港币。雍正炉钧釉瓷器形很多延用至乾隆时期,比如如意耳尊、双耳三足炉(乾隆时还有窑变釉产品),胡惠春旧藏、宽18.3厘米的清雍正炉钧孔雀毛釉双耳三足炉,2012年香港苏富比秋拍拍至482万港币。到去年保利香港春拍,清雍正炉钧釉双耳炉涨至782万港币。2012年北京翰海春拍以402.5万元拍出的清雍正炉钧釉八方扁瓶,器形为雍正朝独创。

  乾隆朝炉钧釉瓷造型多变,如双象耳转心瓶、仿古铜式双耳瓶、八棱盘口瓶、弦纹长颈八棱瓶、灵芝九如花插、浮雕山水小罐、汉壶尊、荸荠瓶等均为创新器形。仿钧釉开始与其他釉、彩组合表现纹饰,如炉钧釉与胭脂红、洋彩、金彩、酱彩等组合,均为乾隆朝所独有。乾隆朝这类创新的炉钧釉瓷器价格高昂,2006年香港佳士得春拍,张宗宪旧藏的清乾隆炉钧孔雀毛釉如意耳扁瓶,器形仿自元末明初瓷器,成交价1972万港币。香港苏富比2010年、2011年连续拍出3件价格昂贵的乾隆炉钧釉瓷器:2010年秋拍的清乾隆炉钧釉地金酱彩浮雕夔龙拱福图仿古铜式双耳瓶,原为戴福保旧藏,4546万港币的成交价高出估价两倍有余。次年春拍,清乾隆胭脂红轧道锦地洋彩缠枝花卉套炉钧窑釉双象耳转心瓶竟然拍至7010万港币,成为最贵的炉钧釉瓷器;秋拍中清乾隆炉钧釉地金彩仿古铜浮雕变龙捧寿图双耳瓶拍至1298万港币。

  嘉庆道光朝以降,炉钧釉瓷继续烧造,但品质、数量下降,市场上尚未出现过乾隆以后价超百万元的制品。

  雍正乾隆朝的窑变釉瓷价格低于炉钧釉瓷,中国市场历年约50件成交价在百万元以上,其中价超300万元雍正瓷有7件,乾隆瓷5件。雍正器常见弦纹瓶、三弦纹双耳壶、三羊开泰尊、铺首尊、盖碗尊、铺首蒜头瓶、鹦鹉耳扁瓶等,乾隆器常见双耳炉、盘口弦纹瓶、兽耳尊、长颈胆瓶、蝴蝶耳尊、莲蓬口尊、鹦鹉耳扁瓶等。

  上世纪90年代,乾隆窑变釉瓷器的价格未见超百万元者,1996年北京翰海春拍,高33厘米的六字篆书款窑变莲蓬口尊仅拍至25.3万元。2000年以后雍乾窑变釉瓷器精品价格动辄要三五百万元,雍正制品的价格明显高于乾隆器。2004年中国嘉德春拍,这件窑变釉莲蓬口瓶中涨至165万元。2011年中国嘉德秋拍,善德堂收藏的清乾隆仿钧窑变釉兽耳尊拍至494.5万元。目前,乾隆仿钧窑变釉精品价在500万元以上,最贵的一件是陈玉阶收藏的清雍正窑变釉弦纹瓶,去年在香港佳士得春拍中估价180万至250 万港币,拍得1023万港币。同场中,清雍正窑变釉三弦纹双耳壶拍至963万港币。

  乾隆以后的仿钧窑变釉瓷器的烧制工艺下降,产量大减,拍场上偶尔出现嘉庆、道光、咸丰、同治、光绪朝制品,器形变化较少,见有石榴尊、双贯耳方瓶、如意耳长颈瓶、梅瓶等,极少数精品价格在百万元左右,多数在三五十万元期间。

  宜钧、广钧产品以仿钧而著称,影响具有区域性,虽受文人赏玩之风影响,但价格不高,精品也就一二十万元,明代制品较清代更少见。去年中国嘉德秋拍,估价4万至6 万元的清乾隆乾隆款宜钧釉双耳尊,拍到了17.25万元。广钧瓷器北方拍场上数量更少,上海朵云轩2012年秋拍曾上拍过一件高16厘米的清晚期广州仿钧釉“雨淋墙”梅瓶,拍得5.18万元。

本站专题
文明播报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