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然:《我的“自白”书》

发表日期:2017-09-28来源:许昌文明网责任编辑:李丹

《我的“自白”书》
陈然
任脚下响着沉重的铁镣,
任你把皮鞭举得高高,
我不需要什么自白,
哪怕胸口对着带血的刺刀!

人,不能低下高贵的头,
只有怕死鬼才乞求“自由”;
毒刑拷打算得了什么?

死亡也无法叫我开口!

对着死亡我放声大笑,
魔鬼的宫殿在笑声中动摇;
这就是我——一个共产党员的自白,
高唱凯歌埋葬蒋家王朝。

    《红岩》中那个为印刷对敌斗争的《挺进报》,坚持到最后一刻的革命者成岗的原型,就是烈士陈然。陈然( 1923一1949 ) ,早年投身抗日救亡运动,1939 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曾任中共重庆市委《挺进报》组织委员、特支书记,负责报纸的油印工作。1948年,由于叛徒出卖被捕,囚于重庆白公馆监狱。次年遇害,时年26岁。
    在白公馆残酷的监狱中,国民党特务用老虎凳等酷刑把他折磨得死去活来,体无完肤,双腿因粉碎性骨折而寸步难行。硬的不行,特务们又用书写“自白书”来引诱他叛变。但一位大无畏的革命者,怎会因为威逼利诱和死亡的威胁而动摇呢?又怎么会在所谓的“自白书”上,低下他高贵的头颅呢?这首震撼人心、人人称颂的诗,便是陈然在狱中威武不屈的真实记录和心灵呐喊:沉重的铁镣只能为革命者心中的壮歌增加分量;反动派的皮鞭高高举起,却是那么无力;即使面对死亡,他也会发出响亮的震彻黑暗世界的笑声。而这震撼敌人魔窟的笑声,有对国民党当局和他们的爪牙极端的蔑视,也有对即将到来的光明世界的期盼。与陈然的生平相对照,我们可以看到,他之所以无所畏惧,之所以藐视残暴和死亡,来源于他具有坚定的任何力量也不可动摇的信仰,来源于他对革命的成熟思考、深刻的理解,同时也来源于他高洁的人格。是啊,脚下响着沉重的铁镣算什么?毒刑拷打算什么?“哪怕胸口对着带血的刺刀!人,不能低下高贵的头”!因为,你既然认定了真理,就要为它奉献出一切。末句“高唱凯歌埋葬蒋家王朝”,就是“一个共产党员的自白”,洋溢着必胜的信念。这是一首用生命和信仰铸成的动人心魄、畅快淋漓的著名诗篇。(转发“中国文明网”微信公众号)

本站专题
文明播报 更多>>
优秀博文展示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