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迎旗:童年的南瓜沟

发表日期:2018-08-27来源:许昌文明网责任编辑:李丹

  南瓜沟似一张硕大的弓背,绕过村子,把村子的一半包裹得严严实实。一腔碧水有时温柔恬静,有时像脱缰的野马湍急喧响,彻夜不息。南瓜沟的对岸是村子里栽种南瓜的地方,这里生产的南瓜个儿大心实、味道鲜美、适宜存放,村里人称之为南瓜沟。
  相传南瓜沟是马拉河的发源地。从前由于地势低洼,每逢多雨的夏季,这里就会积水成灾,颗粒不收。那年闹灾荒,村子里有很多人被饿死,家家户户逃荒要饭、卖儿卖女。当地官员私访时发现情况,当即集合周边村民,决定在这里挖一条排水河。可是,世代靠种粮维持生计的人,谁也不愿挖掉自己珍惜的土地。官员心生一计,找来一匹高头大马,套上马车任其东行,马车走到哪里,河流就蜿蜒到哪里,马拉河由此得名。
  我的家乡素有“南瓜之乡”的美称,南瓜产量高、品质好。新中国成立前,灾荒年月里,父老乡亲靠着南瓜一次次度过生死关,养育了一代又一代人。由于南瓜适宜存放,大半年时间里,家家户户都靠南瓜糊口,蒸南瓜、炒南瓜、煮南瓜,有时还会把南瓜切成片晾晒成南瓜干储存起来,待来年缺粮时用来补充。回忆起来,那时用南瓜制作的各种食品都别有一番风味。特别是蒸南瓜,南瓜蒸熟了,掀开锅盖缕缕清香沁人心脾,拿一块咬上一口,晶莹欲滴的蜜汁便流入嘴里,令人回味无穷。据中医介绍,南瓜具有消食健脾、利尿降糖之功效,物美价廉,老少皆宜。
  进入南瓜收获的季节,大人们都出工了,孩子们就不约而同地来到南瓜沟边的柿树林里玩耍。最有趣的是打仗。孩子们分成两帮,一声呐喊开了战,所用的武器就是落在地上的柿子,即使被击中,也无半点儿疼痛。柿树林里冲锋声、喊杀声响成一片,像是真枪实弹的战场,杀得难解难分。看管南瓜的是一位老翁,每当这时他就会和蔼地把我们召集起来,嘱咐我们不要踩坏了南瓜。有时候,他会请我们帮他摘南瓜。我们争先恐后,一个个累得满头大汗。记得有一次,两个小朋友为了争抢一个大南瓜,一不小心滑入水中,当老翁将他们从水中抱出时,已是满身泥浆,成了落汤鸡。
  到了柿子成熟的季节,站在高处一眼望去,南瓜沟笼罩在一片金黄之中。每天早上,东方刚刚发亮,我们就悄悄爬起来,挎上小竹篮,到柿树林里捡落了地的柿子。捡柿子的同时,我们会带着柴扦,用扦子扎起地上的柿叶,边扎边捋到绳子上。当太阳露出了笑脸,我们挎着竹篮,掂着一串串柿叶,带着收获的喜悦满载而归。那种成就感,那种幸福,无以言表。
  进入深秋,南瓜沟开始冷清,我们时常来这里,在不足10平方米的小茅屋里听老翁讲故事。记得他总是在一番忙碌后才坐下来,一脸郑重地讲故事。他说,在很早以前,这里一片荒凉,遇到自然灾害,家家户户都是缺衣少食,不少人饿死后用草席一卷就葬在这里。风雪交加的夜晚,哭声若有若无,有时还伴着鬼火,谁家的孩子哭闹,大人就吓唬他,再哭就把他丢到南瓜沟去……我们听得如痴如醉,都忘记回家吃晚饭了。直到夜幕降临,我们站起身来,望着远方柿树林里时隐时现的黑影,听着猫头鹰的怪叫声,这才越发感到心中的恐惧,一个个吓得不敢回家。大人见我们久久不回家,纷纷找来,我们才紧紧依偎在父母身边,三步一回头地往家赶,唯恐后面跟着什么。
  斗转星移,当年的南瓜沟早已不复存在,往事却历历在目。那和蔼可亲的老翁,南瓜沟里丰收的喜悦,还有那深秋金黄的柿树林,系着我的缕缕情丝。童年时代,虽然生活清贫,回忆起来却是那样充实和快乐。如今吃腻了大鱼大肉,过腻了城市生活,当年南瓜的甘甜清晰地留在记忆中。(许昌日报)

本站专题
文明播报 更多>>
优秀博文展示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