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的腊八粥

发表日期:2018-01-22来源:许昌文明网责任编辑:李丹

    我对腊八和腊八粥有着特殊的感情。

    有人说腊八是穷人的节日,我父亲小时候是名副其实的穷人。他七八岁时就成了孤儿,跟着姑姑过起了寄人篱下的生活。姑姑家虽然是大户人家,可她在婆家并没有地位,父亲在姑姑家算是个长工,吃了不少苦。也许是这个原因吧,父亲对过腊八、吃腊八粥非常重视。

    腊八的前一天,无论多晚,父亲必定从他上班的地方赶回家。他的自行车上,必定有一个袋子,袋子里装着绿豆、红豆、大枣、江米。吃过晚饭,父亲就把绿豆、红豆和大豆泡上,把家里的红薯洗净切好,准备第二天熬腊八粥。

    第二天天没亮,父亲就起床了。母亲身体不好,冬天怕冷,父亲不让她帮忙。他总是自己去灶房,往锅里添过水,把绿豆、红豆、大枣、江米和红薯都倒进地锅里,抱来柴火,点上火,开始熬粥。灶房低矮,有时柴火潮湿,满屋子烟,父亲又有气管炎,常呛得忍不住咳嗽。他怕惊醒我们,总是竭力压着,这反而使他更加喘不过气来。这时候,我们姐弟几个就都赶忙起床,争着去烧锅添柴。父亲并不离开,教我们熬粥。先大火煮,等到水烧开以后,再小火熬。他时不时地用勺子在锅里搅拌一下。水烧开以后,灶房里的粥香就开始往外溢,整个院子都是香的。细闻闻,有枣香,有米香,有红薯的香,还有混在一起的说不出的独特的香。

    天亮的时候,我家的腊八粥熬好了。父亲让我们先给一个本家大伯端去一碗,这个大伯一辈子没娶上老婆,腊八的时候也难喝上一碗像样的腊八粥。我和姐姐还要在院子里的两棵枣树下倒一些粥,据说喜鹊和麻雀喝了我们的腊八粥,来年结的枣会分外多。这样的粥,一年难得吃上几次,我们都吃得格外香甜。记得十岁那年,我一口气喝了三碗腊八粥,上学的时候,一路上都在揉肚子。

    后来,我们各自成家立业,姐姐们出嫁了,哥哥也搬出去住了。只有我跟着父亲住,每年还能喝上父亲熬的腊八粥。可惜这样的幸福也没维持多久,我30岁那年,70岁的父亲没有熬过那个寒冷的冬天,永远地走了。他走那天,正好是腊八。每年腊八,我熬腊八粥的时候,总是想起父亲熬的腊八粥,总是想起慈爱的父亲。这里面,既有甜蜜的回忆,又有深深的思念和无尽的哀痛。(来源:许昌日报 张晓峰

本站专题
文明播报 更多>>
优秀博文展示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