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路上,在许昌

发表日期:2017-07-04来源:许昌文明网责任编辑:李丹

最美的许昌记忆 是温暖的人间情怀

    许昌一带,地处中原之中,为南北来往、东西交通的必经之地。曾经有多少人从这里匆匆走过,走向各自的远方?
    在行人眼中,许昌只是行程中的坐标之一。但那一个个身影既然来临,必将融入风景。
    一
    “远涉许颍路,顾思邈绵绵。”魏晋时期诗人成公绥走过许昌,发此浩叹。
    走过许昌的他们有着怎样的故事,怀抱怎样的梦想?
    秦川行尽颍川长,吴江越岭已同方。征途渺渺烟茫茫,未得还乡伤近乡。随萍逐梗见春光,行乐登台斗在旁。林间啼鸟野中芳,有似故园皆断肠。
    ——欧阳詹《许州途中》
    唐代诗人欧阳詹从京城长安回南安老家,路途漫漫四千余里,走到许州时,只能算启程未久。但每走一步便离家乡近了一些,他思乡之情愈加迫切。
    春光正好,许昌人踏青畅游,行枚斗酒,好不快意!欧阳詹却难以融入其中,他的眼前,是艰辛而光荣的旅程。
    后世称,“欧阳詹文起闽荒,为闽学鼻祖”。出身边荒而能与韩愈、李观等同榜及第,欧阳詹是家乡的自豪。
    郾城辞罢过襄城,颍水嵩山刮眼明。已去蔡州三百里,家人不用远来迎。
    ——韩愈《过襄城》
    与欧阳詹同登龙虎榜的韩愈走过襄城时,留下了风格明快的凯歌。他以行军司马的身份刚刚剿平淮西叛军,笔飞墨舞,情盈景中。后人说:“快事快调,此公一生最得意时。”
    三日过应山,九旦达许昌。城郭旧帝都,名山屹相望。雄图竟何在,抚迹悲沧桑。十里藕花池,清芬袭衣裳。一奁动澄波,万柄摇红妆……
    ——王采苹《己未夏日自楚返豫道中作》

    咸丰年间,女诗人王采苹武汉省亲后返回禹州,记录下途经莲城的感触。面对十里荷花,回想沧桑世事,她的心中满是苍凉。此刻的中国内忧外患,她的个人生活也连遭不幸——丈夫在战乱中不幸辞世。禹州在咫尺之间,但她面对的是迷雾中的人生。
    故园是生活的起点,也是情感的归宿。生命的姿采,注定只能以奔波的形式呈现。在每一个站点,遥望不可预期的前程,思念难以回返的故乡。
    二
    路过许昌,有什么能够牵动过客的情感,走入他们的记忆?
    人生适意虽不同,鹏鷃逍遥天地中。不似襄城城下雪,一段清愁愁杀客。
    ——王沂《襄城道中偶雪》
    许下长途片雪残,貂裘狐帽过春寒。题诗夸向江南客,赢得琼瑶马上看。
    ——欧大任《许州道中》
    大雪纷纷,对于王沂来说是漫天的愁绪,在欧大任眼中却是豪迈的诗情。不同的境遇,成就不同的风景。
    狂风撼平野,沙砾眯两目。笋舆我与君,道远疲征逐。惊雷一夜发,暴雨溢川谷。平明泥没趾,寸步不容续。我生赋穷蹇,触处背天福。风雨岂不好,行路非所欲。中途聊息肩,村驿何可宿?我劳固其分,端恐僵僮仆。燎炉燃湿薪,傍舍酒初熟。安能浣愁肠,但取充饥腹。中宵耿不眠,明月忽挂屋。揽衣起视夜,秣马亦膏毂。人情易喜愠,天道有翻覆。阴霁那可知,去去无欲速!
    ——陈渊《十五日过许夜雨暴作,明日行四十里宿于颍桥,又明日晴书时》
    宋代陈渊在许昌遇到暴雨,泥泞的道路使他倍感艰辛。进入襄城后,天色放晴,他又沉浸在襄城山水之中。 “人情易喜愠,天道有翻覆”,这是人生哲理,也是现实情态。
    行万里路,读万卷书。许昌历史久远,人文荟萃。行走于许州,犹如打开了世事风情的长卷,足以增广见闻,陶冶情操。
    “我思在汉魏,独立长悲哀。”身逢明清更替的陈维崧路过许昌,以汉魏故事抒写怀抱。 “谁云故国无乔木,看取青青著作林。”许景衡走过襄城,眼见范纯仁号召百姓种植的桑林,心中是名贤风采。
    通过不同的诗句,我们还看到了一幅幅社会生活的断面。这是珍贵的许昌记忆,让我们触摸到了历史的温度。
    尽说秋虫不伤稼,却愁苛政苦于蝗。诗成应被西山笑,已炙眉头尚否臧。
    ——路铎《襄城道中有言长官横暴者》
    金代孟州防御使路铎行经襄城,听到百姓对于苛政的怨言。有直臣之名的他以诗记事,但也知道情势如火燎眉毛,无力回天。
    舆中忽见一枝春,带雨含烟自可人。正是洛阳饶富贵,穷途也得借花神。
    ——孙传庭《许州道口仆夫偶折牡丹一枝置舆中》
    以“过许”为题的作品中,孙传庭这首诗十分独特。情怀黯淡的旅途,被一朵盛开的牡丹照亮。我们相信自此诗人想起许州,便会想起那朵带雨含烟的牡丹。
    三
    一座城市,有了可以牵挂的人,便不再陌生。
    最美的许昌记忆,是温暖的人间情怀。
    我家本出颍川住,几世不曾归颍川。今我暂来忽暂去,太丘风流谁与传。
    我来颍川何所见,青青古柏古城傍。知是荀陈手亲植,令人不觉泪行行。
    ——陈东《颍川二绝》
    颍川陈氏播衍天下,许昌是天下陈氏共同的故乡。陈东来到祖先故地,追慕始祖陈寔的典范,不由眼泪成行。
    三十年来叹路歧,相逢各讶鬓如丝。登堂风物原无改,仍似山公把酒时。
    ——吴天章《丁丑二月再过安陵晤膴臣世翁,抚今追昔,聊道中怀》
    吴天章曾师从梁熙,晚年路过鄢陵访问梁熙后代,阅尽世事的他依然难忘师恩。
    颍川十载叹茫茫,此日重经似故乡。堤柳几行依旧绿,不知何树是甘棠?
    ——董思恭《过许昌有感》
    董思恭曾任许州知州,治绩不俗,再次路过许州,犹如故乡。《甘棠》是诗经名篇,表达人们思念先贤的情怀。董思恭借此自喻,想来对曾经的付出倍感骄傲。
    洛寺相从不出门,绕城空复记名园。程文堆案晨兴早,竹簟连床夜雨喧。归路逢僧暂容与,登山无力强扳援。遥知别后都如梦,赖有君诗一一存。
    ——苏辙《许州留别顿主簿》
    北宋熙宁年间,苏辙自洛阳回陈州,与许州顿主簿同行并结下深厚情谊。“遥知别后都如梦”,30年后,他遭遇政治磨难,竟隐居于此,直至终老。美丽的许昌西湖,成为苏辙托付人生的港湾。
    岁月如梭,许昌这片土地不断变换着容颜;人流熙攘,还将留下多少梦想与诗情!(许昌晨报 刘俊民)

本站专题
文明播报 更多>>
优秀博文展示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