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裕禄:任何时候都不搞特殊化

发表日期:2017-03-14来源:许昌文明网责任编辑:吴成刚

    焦裕禄的家风,是焦裕禄精神在家庭生活中的具体表现,“任何时候都不搞特殊化”是焦裕禄家风中最闪光的遗产。
    一碗饭、一壶水也不能忽视
    在日常生活中,焦裕禄对妻子和子女要求非常严格。他对妻子说,不能收受别人的任何东西,不能占公家一点儿便宜。焦家子女多,20世纪60年代初国家的粮食供应也很紧张,焦家午饭几乎固定是一锅普普通通的面条,加上窝窝头或红薯。有一天,焦裕禄下班回家,妻子给他端来一碗大米饭,上面还拌了点儿红糖,很是诱人。当时兰考不产大米,粮食供应中70%是粗粮,剩下的是一点儿白面,哪里会有大米啊?他问妻子:“这是从哪里来的?”妻子告诉他:“这是县委办公室考虑到你身体不好需要照顾送来的。”
    焦裕禄给每个孩子的碗里拨了一筷子米饭,端着还剩下大半碗米的碗,对妻子说:“我们不是最需要照顾的,这个以后咱们不能吃了。你把这些给那两个研究泡桐树的南方大学生送去吧。”
    焦裕禄不仅自己不搞特殊,还时常通过生活上的小事教育家人起到带头作用。刚到兰考工作时,焦裕禄的妻子和儿女都跟着他住在县委大院。有一次,他看到妻子到县委食堂提了一壶开水,就把妻子严肃地批评了一顿。焦裕禄说:“这个开水,你提了用,你是方便了,但你是县委书记的老婆,不能带头破坏办公秩序。”一壶开水事小,但这使他意识到,干部家属住在县委大院可能带来很多不利的影响。因此,经他提议,所有住在县委大院的家属全部搬了出去。
    “看白戏”看出的“十不准”
    焦裕禄到兰考工作后不久的一天,正上小学四年级的儿子焦国庆听见与县委一墙之隔的剧院锣鼓咚锵响,好奇地跑过去,很想进去看戏。可是,焦国庆没有钱买票,只好在门口探个小脑袋挤来挤去。检票员得知他是焦裕禄的孩子,就放他进去白看了一场戏。看完戏回到家,焦裕禄问儿子:“别的孩子都早早睡了,你那么晚回来,干什么去了?”焦国庆承认看戏去了。“那你哪来的钱买的票?”“没买票。”“没买票怎么进去了?”当焦国庆把事情的经过复述完,焦裕禄十分生气,对儿子说:“你不买票去看戏,如果大家都像你这样,岂不是乱了套?”
    焦裕禄第二天带着焦国庆去剧场认错,并补上了两角钱的戏票钱。他还由此制定了“干部十不准”,规范兰考干部的行为。
    书记的女儿也不能高人一等
    焦裕禄的大女儿焦守凤初中毕业后没考上高中,成了待业青年。县委书记的女儿在家待业,自然引起了一些单位的关注。
    那时候,教育普及程度低,初中毕业也算是个小知识分子了,这些单位提供的岗位从县委干事到学校老师,从打字员到话务员,都是很体面的工作。焦守凤觉得这些单位都挺好,但父亲迎头泼了一盆冷水:干部子女不能去好单位。这是他当了县委书记后给县里干部定的规矩,自己必须带头遵守。
    结果,焦守凤被安排到了县食品厂,这个食品厂实际就是个酱菜厂。焦裕禄亲自送女儿报到,不是为了让厂领导照顾女儿,而是为了叮嘱厂领导:“不能因为她是县委书记的女儿,就给她安排轻活儿,要和其他进厂的工人一样对待。”
    焦裕禄病重住院后,焦守凤去郑州的看望父亲。焦裕禄取下自己戴了多年的手表交给她,有些歉疚地说:“爸爸没让你继续读书,也没给你安排一个好工作,爸爸对不起你。这块旧手表是爸爸唯一的财产,送给你作个纪念吧。”50多年来,焦守凤一次也没利用父亲的名头搞过特殊。当待业的女儿希望母亲帮自己托关系找工作时,她像父亲当年一样断然拒绝了自己的女儿。
    焦裕禄共有6个子女,他们遵照父亲遗嘱:任何时候都不向政府要补助、要照顾,不搞特殊化。(王均伟)

本站专题
文明播报 更多>>
优秀博文展示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