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军:襄城图腾

发表日期:2016-11-02来源:许昌文明网责任编辑:高云飞

    在对襄城过去的记忆中,我的脑海里时常闪现出这样的情景:首山脚下,一群红色脸膛儿的石匠,淌着汗珠,成年累月地上山开采红石,然后把石块做成石磨、石碾、石槽等生产生活器具。那些殷红的石器,在过去的岁月里,成为人们离不开的生产劳动工具。有了这些石器,千百年来,人们可以碾磨黍麦豆米,从而养活着、繁衍着一代又一代人。
    
首山盛产红石,用红石做成的一个个石器,运往村村寨寨、家家户户。石器的功劳和价值,铭刻在一代又一代人的心目中,刻骨铭心,时时念起。我总在想,亲近人们的红石石器,不就是襄城的图腾吗?
    
襄城首山,自古以来为天下名山。早在亿万年前,一场轰轰烈烈的地球造山运动从首山这里开始,向西绵延,成就了伏牛山、外方山、中岳嵩山,以及那更远的绵绵群山。因此,人们给这里冠以响亮的名字——首山。首山以西北—东南走向,横卧在襄城县城南2.5公里处的北汝河南岸,向东便是广袤无际的黄淮海大平原。首山突兀独立,气象万千。逶迤的山体上布满石纹纵横的石块,山体就是石体,石体殷红,似热烈的火焰,似耀眼的鲜花。天下的山峦何其多,但出产红石的山体不多见。大自然恩赐给首山的红砂岩,质地坚韧、纯净、细腻、无毒,是建筑和制作石器的优质理想材料,制成的石磨、石碾、石磙、石臼等器具,经久耐用,且不存留磨损石粉;制成条石、门窗过梁、础石、门墩儿等建筑材料,要方则方,要圆则圆;用作墙基、桥墩儿、桥板,不会被腐蚀,更不会出现裂痕和掉块。远古的先民们发现了这些特性,采石、锻石、凿石、加工石器,运用到生活生产的方方面面
    
世代生活在首山山麓的山民们用红石砌墙造屋,住在里面冬暖夏凉、养生益寿。首山红石还含有对人体有益的微量元素,用石磙、石碾碾出的面粉可谓正宗原味,味道醇香。用红石凿成石槽,盛放猪、马、牛、骡的饲料,牲畜会吃得格外欢,并且少生病。
    过去的人们,对首山石器是非常依赖的,磙打、碾磨、捣舂、铺垫、垒砌,首选红石石器。那些加工后的精致石器,行销全国17个省份。石匠们用它来养家糊口,并用他们的聪明才智,为我们留下了丰富的石器文化。外地人到此采购石器,贩运到外地为那里的人们打点、装扮生活。首山红石是有身价的。
    
如今,人们收获庄稼机械化,磨面、碾米、磨豆腐电动化,建筑上水泥、钢筋唱主角。石器渐渐地淡出了人们的视野,被遗弃、被遗忘,散落在村头巷尾,悄无声息,默然无语。如果重拾往日的记忆,我会自然地想到首山石器。它们毕竟伴随着我们的祖先度过了几千年的时光,为先辈们的生活和生存付出过、奉献过。有了石器的付出和奉献,才养育繁衍着一代又一代人,直至我们现代的人。
    
首山是襄城的母亲山。对这位慷慨付出过的母亲,我们要崇敬她、赞誉她、纪念她、答谢她。从她身躯上开凿下的石器,是她身上的骨骼。如今那些散落的石器,应该被摆放、被陈列、被纪念,就如同摆放我们的庄重、陈列我们的过去、纪念我们的历史一样。
    
首山红石所具有的坚韧不拔、质朴务实、忍辱负重、舍生取义、宽厚豁达、荣辱不惊的品格,正是襄城人文传统的基调,象征着襄城的人文精神。首山红石石器,是襄城的历史文化符号,现在已经成为文物。不,它应该成为襄城的图腾。(许昌日报)

本站专题
文明播报 更多>>
优秀博文展示 更多>>